水卜/念由之

但笑月如水,一念且由之。

这里是主业写文但无比热爱绘画的水卜!也可以叫我念由之!
其他看置顶吧Orz
cp@嘉央月瑶

【白安】同居三十题(前十题)

ww白安我最爱啊
安安面瘫高冷男神什么的不愧是我大本命啊
白毛腹黑温柔暖男【误】什么的不愧是我二本命撒
文风欢脱娱乐向
总之,同居三十题,开始!
1.相拥入眠
一大早,某白毛就撬开【误】敲开了魔法仙屋的门。
“什么事!”安德鲁的起床气总是很重,显然是被门铃声吵醒,还没来得及戴上万年不变的大兜帽,衣衫也有些不整,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所以说为什么当初要安门铃呢!【划掉】
“那……那个,我有事,可能要在你家住一阵……”爱德文险险躲过安德鲁抛来的枕头。
“……多久?”安德鲁完全没有因为是爱德文就给好脸色。
“我,我也不知道……”爱德文尴尬地笑着。
“什么事?”
“我……”爱德文更加尴尬了,不停地搓着手。
“不说的话你就去睡仙境花园吧。”安德鲁转身就要关门。
“欸!等等……”爱德文赶紧拦住他,“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给你十秒钟。”
“我跟黛薇薇她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然后黛薇薇那个腐女汉子要我跟你同居到她满意为止!”爱德文一口气说完,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进来。”沉默片刻,安德鲁还是允许了这个死蠢白毛跟自己住一起。
“看在薇薇的份上才给你住的。”好吧,看样子安安的傲娇又犯了。
某只白毛赶紧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
“屋里只有一张床。”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挤在一张床上?”爱德文在心里偷乐。
“……就是这个意思。”安德鲁的眼神飘忽着转向别处,尖尖的长耳朵也泛着可以的红晕。
爱德文差不多已经美得不要不要的了。
他才不会告诉安德鲁这个大冒险是自己出的呢。
扯远了。
两个人居然就这样在房间里窝了一下午啥都没说。
终于熬到睡觉的时间了。(作者:……)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鱼块地躺到了一张床上。
“……”
真是同床异梦【滚,什么鬼!】啊。
次日清晨。
安德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都缠在爱德文身上。
哎呀,大概是把他当成抱枕了。毕竟想着两个人有点挤,没有拿抱枕。
还好他还没醒。
安德鲁脸上瞬间染上一抹绯红,直接起床洗洗刷刷去了。
身后是某只白毛狡黠的笑容。
2.一同外出购物
“起来啊!起来!”安德鲁难得发了一回飙。
“啥?”刚刚被摇醒的爱德文一脸茫然。
“你忘记了吗!昨天你打碎了我的水晶球酱,你答应今天要陪我再去买一个的!”
“……可是你不是有很多个吗。”爱德文一边洗脸还不忘吐槽。
“我的晶晶是无可替代的!陪我去买一个!”
果然安安还是这样比较可爱。爱德文腹诽。
“……不要,不要,这个也不行。”安德鲁面瘫着一张脸挑三拣四。
“还要多久啊……”爱德文快疯了,他根本想不到安德鲁会像个女人一样逛街。
不能忍啊!这货简直比他这个处女座还要处女座好吗!
更让爱德文扎心的是,安德鲁居然还还要他自掏腰包。
好绝望啊啊啊……该不会以后娶了安德鲁天天都要过这样的日子吧!
等等,白毛你在想什么呢!
回到魔法仙屋后的爱德文彻底瘫了。
陪媳妇【划掉】安安逛街真心累啊。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其实安德鲁是不喜欢看电影的,但是迫于某只白毛死缠烂打的恳求,他勉强答应了。
至于为什么白毛要硬拉着安安去看电影?那当然是黛薇薇这个腐女的主意。
“等等!我以我的命根子发誓!恐怖电影什么的真的不是我想出来的!”乱入的黛薇薇一脸正经的竖着中指。【所以你的命根子指的就是中指??!】
“……”两个人的气氛稍微有点尴尬。
“喂,这个是……恐怖电影吧?”安德鲁皱着眉看完片头曲道。
“……你怎么知道的……好吧的确是。”爱德文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又是黛薇薇的主意吧……我才不怕这种东西呢。”安德鲁叹口气,嘴角却是难得一 见地微微上扬了。
爱德文继续擦着冷汗。
其实这部恐怖电影是他自己选的,真的跟黛薇薇没有半毛钱关系。
爱德文敏锐地发现两个人的注意力其实都没有放在电影内容上。
“那个……安安……”爱德文颤抖着开了口。
“有话快说!”当然文艺的宅男安是绝对不会把下半句说出来的√
“你知道吗……这次看电影的费用我们两个平摊……”
“就知道。”安德鲁白了他一眼。
“只要84……”爱德文的声音更加发颤了。
“怎么这么便宜?!门口牌子上不是写着120吗?!”安德鲁凌乱了。
“因为这是一家情侣影院……”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情侣!”【好吧安安你以后会后悔说过这句话的】
“我告诉前台小姐你是我女朋友……”
话没说完就是一记暴拳上来。
爱德文顾不得被打肿的帅脸,继续冒着跪榴莲的风险说了下去。
“因为半夜情侣一起进来看电影可以打七折……”爱德文讨好的说。
“砰!!”
又是一记暴拳。
“滚!”安德鲁气场全开,周围空气瞬间下降至零点。
“我给你打骨折!”
4.一方的起床气
爱德文今天睡不着。
因为黛薇薇给他布置了一个很很很艰巨的任务。
“什么叫‘趁安安不注意亲他一下还要拍照’??!”白毛抓狂了。
于是这就是他今天凌晨三点就醒的原因。
看着旁边安德鲁可爱到爆的睡颜,爱德文表示自己真的没脸坑害小正太。
然而最后他还是向黑恶势力低头了。
没办法,迫于黛薇薇的yin威之下嘛~
氮素,就在爱德文亲上安德鲁额头的时候,安德鲁醒了。
“你、在、干、嘛!!!”
不得了,夭寿啦!!!!!
要知道安酱的起床气可是肥肠可怕的。
爱德文表示他现在想一头撞墙上。
最后爱德文说明了情况,安德鲁狐疑片刻之后允许爱德文摆拍一张。
当然前提是他得跪着榴莲。
5.做饭
今天是白安夫夫【划掉】同居的第三天。
吃了三天白毛做的饭以后,安酱表示虽然味道不错但是稍微有点无聊?
于是就有了下面一幕——
白毛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去做饭【别问我魔法仙屋哪来的厨房】被一旁两眼放光的安安按住。
“之前都是你做饭,今天就由我来做吧。”
“……能吃么。”白毛憋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
“废话!至少死不了人。不然你想想我一个人住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安德鲁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好吧。只要不是世纪浓汤就行。”爱德文开始为自己默哀。
可是半个多小时后安德鲁端上来的那一碗不明物体狠狠给了爱德文一个响亮的耳光。
“世纪浓汤是本座的招牌菜,不可以没有啊。”
好吧安安你面瘫着一张脸说这句话霸气十足的话还挺出戏的。
等等这莫名冷下来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我喝,我喝还不行吗!”爱德文求饶。
最后望了一眼那些紫黑色的液体,爱德文抱着必死的决心,端起碗一饮而尽。
“救命啊……”
昏过去之前,爱德文脑海里还回荡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哀伤旋律。
“喂!爱德文!爱德文你振作一点啊!”
醒来的时候爱德文看见安德鲁在床边一脸焦急地大喊,心里莫名高兴起来。
“咳……安安啊,下次还是让我做饭吧。”
真想知道你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爱德文腹诽。
6.大扫除
安德鲁和爱德文都有轻微洁癖,所以魔法仙屋里干净得根本不用大扫除。
(w混更一发,因为写不出,而且懒)
7.浏览过去的相片
安德鲁和爱德文都不喜欢拍照,所有他们根本没有过去的相片可以浏览。
氮素黛薇薇有啊!!
于是黛薇薇元气十足地拉着两人到了花精灵选美剧院。
“这张我最喜欢了!好像是玛格丽特恶作剧的时候吧,那时候阿文也打碎了安安的其中一个水晶球,手指被碎片划破了,然后安安就很贴心地帮阿文吮【和谐】吸啦~”
旁边两个人的脸已经红得能烧起来。
安德鲁直接又是一拳往爱德文脸上招呼上去了。
“woc!为什么不打她!!”
“因为你欠扁。”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死白毛,给我过来。”安安好像又开启了低气压模式。
“来,来了。”爱德文丝毫不敢怠慢。
“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安德鲁一副炸毛的样子掀开了帘子。
帘后是安德鲁平时装水晶球的柜子,但摆放的顺序都乱了。
“呃……你不觉得这样摆更好看么?”白毛无力地辩解着。
“……滚。”安德鲁丢给爱德文一个“你这个sb”的眼神,默默开始重新排列那些在爱德文看来没有任何区别的水晶球。
一小时后。
“总算弄好了。”安德鲁气喘吁吁地瘫在床上。“不是我说你,你明明是处女座,为什么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敏 感呢?”
“……”爱德文总有种自家安安又要发飙的错觉。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正好趁今天跟你好好说说魔法仙屋的规矩。”安德鲁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
“两个小时,背出来。”安德鲁扔下一句冷冰冰的命令,离开了。
白毛的视线落到那张纸上。
1.不得随意触碰魔法仙屋里的一切。
光是这条我就不知道触犯了多少次啊啊啊!天天睡在安安的床上他不会打死我吧!!
爱德文有种自己活不长了的感觉。
要不还是趁安安不在赶紧逃吧。
不得不说白毛有时候还是很机智的。
最后还是黛薇薇这个腐女汉子把白毛揪了回来并且给安德鲁做了3个小时的思想教育才解决了这次两人的冷战。
9.相隔两地的电话
一早安德鲁醒来并没有看到枕边的爱德文。
奇怪,他去哪儿了呢?
唔……
安德鲁下意识地用手抚上爱德文平时睡的位置,那里已经一片冰凉了。
“是……出去了吗?看来已经走了很久了呢。”
啊啊……为什么连我也变得这么奇怪了……安德鲁抓狂地想。
好像一分钟看不到他就会……很难受。
这里……意外地有点疼。安德鲁苍白而修长的手指覆上心口。
真是的,明明一开始自己就是在拒绝的那一方不是吗?
可还是,还是会对他的不辞而别感到伤心。
安德鲁摇摇头,把那些不该属于自己的想法甩开。
我们只是好朋友,仅此而已。
安德鲁起身洗漱,走到餐桌前想吃早饭,突然想起桌上根本就没有东西。
平时都是那个家伙做的饭呢。
果然习惯了就离不开他了么?安德鲁有些沮丧地搅动着满满一锅世纪浓汤。
“……味道好怪!”真的变奇怪了呢……以前一直都觉得挺好喝的啊。
突如其来的泪涌出他的眼眶,滴在锅里发出清脆的声响。
嗯?电话响了?
安德鲁屈辱地用衣袖擦干泪水,左手抓起手机,却发现来电提示是爱德文。
“笨蛋!你到哪里去了啊!”话一出口安德鲁就后悔了。该死!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奇怪的话啊!明明是想高冷地等待对方先开口的啊。
“小安安是在担心我么?”电话那头愣了愣,旋即笑着吐出一句暧昧而挑逗的话。
尽管看不到人,但安德鲁知道爱德文此时此刻脸上肯定满是撩人的笑意。
安德鲁脸腾地红了。
为什么光是想想就差点陷进去啊!
“才,才没有呢!”像是赌气般地说出这句话,两人都沉默了一会。
“那个……你在哪?”不过分开了一个多小时,安德鲁却很有些寝食难安的味道。终究耐不过相思,问出了这句一开始就想问的话。
“放心吧,我在薇儿的蛋糕店。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本来想趁你不注意去给你订个蛋糕的,想不到你醒得那么早。别告诉我你今天早上又喝世纪浓汤了。”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做啊,除了这个。”
“真是拿你没办法。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吧。午饭就由我来做好了。”
挂断电话,安德鲁抱着心爱的水晶球窝在沙发上,脸红得厉害。
怎么刚刚爱德文的语气……有点像在哄生气的女朋友呢?
一定是我想多了。
10.早安吻
安德鲁很难得地失眠了。大概是因为可以参加一年一度的魔法盛会的关系?
实在太激动了。毕竟这是作为一名魔法师最高的荣耀。
安德鲁不想惊动一旁的爱德文。同居快一个月了,他发觉自己对爱德文的感情也起了变化,似乎有点超出友情的范围了。
难道我是同性恋么?可能吧,历史上记载的很多著名魔法师都是断袖呢。
唉好纠结……安德鲁拍拍脸颊,走到窗边。
天好像快亮了。月光在天边无谓地挣扎着,而初阳的红霞无情地开始吞噬它们。
安德鲁回头。明亮的辉光在他身后升起,衬得这位年轻的占卜师格外俊秀。
阳光真是太亮了,安德鲁的身形几乎成了剪影。
澄澈的光在爱德文长长的睫毛上流连,安德鲁的心跳登时漏了一拍。
鬼使神差地吻上那张冰凉的唇,安德鲁有些迟疑地离开,右手不自觉地抚上有些发烫的唇。
爱德文突然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呀啊!”安德鲁像是被吓了一跳,整张脸都涨红起来。
爱德文好笑地盯着他。这位一直以淡漠疏离的形象示人的占卜师先生,只会在他面前露出这样孩子气的一面。
“好了,我什么都没看到。继续睡吧。”爱德文微笑着哄道。
“……嗯。”安德鲁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了!
“你明明就……”安德鲁气鼓鼓的,却意外地可爱。
“……”爱德文不语,只是用那双含满笑意的紫眸望着他,眼底似乎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