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卜/念由之

但笑月如水,一念且由之。

这里是主业写文但无比热爱绘画的水卜!也可以叫我念由之!
其他看置顶吧Orz
cp@嘉央月瑶

【西塔】《Against》(上)

这里说是短篇,实际上9000字不到,不知道能不能算中篇了……(求助的眼神)
已完结。
Chapter 1:骤雨之后
雨,淅淅沥沥不间歇地下着。
该死的黄梅天。
伞下的塔巴斯无意识地伸出手去,冰凉的雨水打在他苍白的手心,刺激得手指一颤。寒冷的温度就像他冰封的内心,不经意间就会刺激到他人。
哥哥……西蒙……哥哥……
一个月前,他被查出绝症,恶德花园的医生们都断定他活不过这个圣诞节。
而雅加,不需要一个随时可能丧命的属下。(ps:这里是私设哟~)总之,塔巴斯是被赶出来了。雅加还算好心,临走前丢给了他1000元过路费。(写仙豆的话感觉好奇怪所以……)
塔巴斯一遍一遍地打着西蒙的电话,直到电量不足以至于自动关机。
我在哪……
抬头是一家简陋的小旅店。天色已晚,塔巴斯摸摸口袋,只剩下一百块,连订一个房间都不够。他掏出二十给了门口那个势利的伙计,伙计允许他在门口将就一晚,还扔给他一床被子。
那天晚上塔巴斯几乎没有睡着,雨一直打得他心烦,迷迷糊糊间他好像看到了曾经和哥哥的过往……
他们虽然身份高贵,却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兄弟,从小关系就亲密无间,即使是王位之争也没有疏远他们。让他们产生裂痕的却是这样一件事……
那年,塔巴斯只有十五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整天在外面跑。长他两岁的哥哥西蒙就比他沉稳的多。塔巴斯不知道的是,父亲嘱托了西蒙杀死他,照顾好弟弟。
这成了塔巴斯心里的一个结。他离家出走来到了恶德花园,成为雅加手下得力的魔王助手。两年后他再次回到拉贝尔试图复活父王,却被风沙之王附体杀害了西蒙。
没有人知道年少的二王子有多痛苦。他独自默默承受了这一切,然后堕入黑暗。
那段日子里,塔巴斯每天泡在恶德花园的藏书阁,发疯似的翻遍了每一本书,终于找到了能够复活西蒙的秘法。
于是他将自己的生命分了一半给西蒙。离开之前,他嘱咐侍卫长盖恩隐瞒这件事,就说是士兵们找到了灵药。
哥哥……不要恨我……
Chapter 2:君归之日
“塔巴斯……!!”
西蒙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温柔的琥珀色眼眸里是惊恐万状,健康的浅麦色皮肤上是流淌下的汗珠。
头痛欲裂。西蒙按着像是随时会爆开的太阳穴,昏沉沉地洗漱着。不经意间看到镜中那人糟糕到极点的气色,他轻轻叹了口气。
塔巴斯,我的弟弟……
用过早饭,西蒙感觉好受了不少,一面小口啜饮着刚煮的咖啡,一面接过盖恩拿来的叶子报。早饭后看报纸是西蒙一直以来的习惯。除了盖恩没人知道其实他是在搜寻塔巴斯的踪迹。
然而,这一期的叶子报头条却让西蒙更加震惊。手中的报纸落在地上,上面赫然是八卦担当班森与雅加的访谈内容。大字标题被调成醒目的亮红色,“震惊!黑暗女神雅加主动承认一月前将塔巴斯魔王逐出恶德花园”
为什么会这样……
塔巴斯,你在哪……
看到亲爱的殿下一副颓丧的样子,盖恩心里也不好受。他走上前,默默拍了拍西蒙的肩,试图以此鼓舞他。
稍稍平复了心情,西蒙站了起来,再次揉了揉太阳穴。
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不知道,也不会知道,在千里之外的一间小旅店门口,有个孱弱的少年为他蜷缩在雨里。
何时,才能归家……
Chapter 3:繁花之名
醒来的时候,塔巴斯感觉自己的头痛得像是要炸开一样,浑身无力,手脚冰凉,脑子里却是一片灼热到极点的滚烫。他虚弱地想要站起来,却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幸而被一旁的伙计拉住。
“你发烧了。”伙计很是无奈地看着他,毕竟收了他的钱,多少要负点责任。伙计允许他到屋子里暖暖身子,还给了他一杯热可可。
塔巴斯蜷缩在屋角,手里捧着刚才那杯热可可。说实话他并不喜欢这种甜得发腻的饮料,但特殊时期好歹也勉强能接受。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他在恶德的时候曾收养的一个女孩。什么?!你问塔巴斯这么冷血的人居然会善心大发收养孤女?!!好吧,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名为雪露的女孩有着跟西蒙一样的银白发色。
塔巴斯摇了摇头,试图将这些东西赶出脑海,可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又想起了小时候,城堡东面有一片花海,据说是他们的母亲卓娅生前种的。卓娅来自塔图,对花卉颇有造诣。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天真男孩,常常是一放学就拉着哥哥到花海里疯玩。
塔巴斯抬头看着蓝湛湛的天空。再也,回不去了……
告别了那个有些势利但十分善良的伙计,塔巴斯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因为病还没有好透,他走得很慢。他的翅膀已经损坏了。几天前,为了一个苹果,他爬上了一棵高大的树,可多年不曾攀援的四肢早已不再灵敏,不出所料地,他掉了下来。好在树枝错综复杂,起了点缓冲作用。结果当然就是他虽然幸运地没有摔断手脚,翅膀却被那些尖锐的枝条刮烂了。这意味着他这辈子都可能无法飞行。但塔巴斯既没有懊恼也没有怨天尤人,他只是轻笑一声,继续上了路。
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我已经是将死之人,翅膀坏了又有什么关系呢?
哪怕是走、爬,我也要回到勇气国,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Chapter 4:月升之时
月亮升起来了。
西蒙将日历翻到8月9日。他有前一天晚上就把日历翻到下一天的习惯。
难得有空,西蒙又回到那片花海。从这里可以看到皎洁的月色,月光洒在西蒙身上,衬得他的面颜有种说不出的俊朗。
还记得那一天,他追着塔巴斯到了冰蛇要塞,却没能阻止风沙之王的复苏。塔巴斯突然像疯了一样冲过来,用手中的荆棘长矛生生刺穿了他的心脏。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两年前,他也是这样,用手中的黄金之剑刺穿了父王的胸膛。
西蒙感觉不到疼痛。艳丽的血一滴滴顺着长矛上缠绕的荆棘流下来,另一些则染红了他米白色的风衣。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最后记忆的是手背上温凉的触感。
……
他不知道的是,塔巴斯曾伏在他冰凉的躯体上,一遍又一遍地低泣哭喊着他的名字。
“哥哥……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是想要救你……我以为复活了父王就能打破诅咒……对不起……求你,别死……别死……醒醒啊……”
月亮已经升到中天,窗外是蝉不知疲倦的鸣叫声。
Chapter 5:绝望之心
8月21日,塔巴斯终于赶到了寒楚镇。穿过寒楚镇,就是拉贝尔大陆的领地了。
塔巴斯身无分文,两个月下来,他早已浑身是伤。他从小就体弱多病,脱离恶德花园后又失去了魔王的法力,现在哪怕是一个弱女子都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他。
又下雨了。塔巴斯感到一阵晕眩,吃力地走着。
两年前,他曾经将长矛刺进至亲兄长的心脏。于是他跪在西蒙冰冷的身前,亲手摘下那条从不离身的红色眼罩。
他生来就拥有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眸。左眼是与他母亲卓娅极为相似的绛紫色,美丽得如同最璀璨的紫宝石。右眼却是让人恐惧的血红,瞳孔为一个清晰的齿轮形状。约翰老国王从古籍中查得这是会带来噩运的“魔轮之瞳”,加之卓娅生下他之后就大出血而亡,约翰虽然仍宠爱他不比西蒙少,却让他从小戴着一条红色眼罩,用来制作眼罩的布由普普拉花神施过魔法,据说能封印魔轮之瞳的咒术。
假的,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如果真能封印什么带来不祥的魔轮之瞳,为什么父王会死?!为什么哥哥会死?!!
塔巴斯不信命,但那一刻,他信了。
他亲自烧毁了那条陪伴他十五年的眼罩,然后转身投入黑暗。
“……”醒来时,塔巴斯仰卧在一张旧床上。这应该是某个村民的家吧?塔巴斯不愿叨扰,掀开被子想要走,却无力到抬手都困难。
“别动。”一个轻柔但坚定的女声。塔巴斯愣了愣,紧接着就看到一名年轻女孩端着药走进来。一头深粉红色的长长卷发,一双深粉红色的水灵眼眸,女孩精致得让他震撼。太像了……
“塔巴斯,你醒了。”女孩把药放到他边上。塔巴斯端起苦涩的药喝了一口,“你认得我?”
“当然。我姐姐常常跟我提起你。即使你脱下眼罩,我也不会认错。”“你姐姐?南茜那小丫头?”女孩子微一点头,算是默认了。
“既然知道我是塔巴斯,你为什么不怕我?”“姐姐说过你是好人。况且,你不是已经脱离恶德了嘛。”女孩性格与她姐姐大不相同,连说话都是淡淡的。“雅加前段时间已经公开了把你逐出恶德的消息。托班森的福,不光是拉贝尔,几乎全宇宙都知道这件事了。”
“……这样啊。”塔巴斯苍白的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端起碗将里面深褐色的液体一饮而尽。
塔巴斯在女孩家里住了两天。第三天一早,他便告别女孩,离开了寒楚镇。
“姐姐……你看到了吗,你是如此爱他……可是,我想他心里,没有你……”低矮整洁的小茅屋里,女孩喃喃低语着。不远处的美丽湖西,有个女孩正掩面抽泣着。
我不会绝望,不会……

评论(2)

热度(9)